有人跳槽,但也可能跳进坑-《医生跳槽指南》

发布时间: 2019-08-20 09:08来源: 阅读量:380 发布者:

多点执业是新医改以来始终被反复提起,又一直在磕磕绊绊中前行的政策。为了释放被公立医院“束缚”的优质医疗人才,国家在推行多点执业方面不可谓不卖力。

2017年,国务院印发《“十三五”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》,标志着喊了多年的公立医院“去编制”改革终于正式浮出水面。

没了编制的“铁饭碗”,配合多点执业政策的加持,加上医生集团的遍地开花,开办私人诊所的诱惑,民营医院抛来的彩球,医生们想要跳槽的心开始前所未有地摇摆不定。

跳槽可能意味着升职加薪,但也可能跳进巨坑,SO,这份精心准备的《医生跳槽指南》请一定要收下。

时间规划篇

行医济世是高尚的职业,但即使是6高尚的职业也应该有明确的职业规划。很多医生梦想着跳槽、高薪,对自己的职业生涯规划却完全是一片空白。

恕医信邦直言,对自己所处的职业阶段都不了解,这样的跳槽只能是“靠命运来决定一切”。

万丈高楼平地起,这是以住院、院总和主治为主的阶段,低调、干活、打基础,这些应该是医生本阶段的基本职业节奏。

练好基本功,例如:外科的做到开到更精细些,缝合线的痕迹再小些,新设备、新技术都多多见识;内科的多见识些疑难杂症,多参加会诊和高层级的学术研究会议。

这个阶段先别想着挣钱,若进了当地最好的医院就最好别跳槽,把一切与工作有关的机会当做修行。

此时的医生,在经历长期的技术磨炼和漫长的职称评选后,应该差不多升到了资深主治、副主任、主任等级别,成为了医院的中流砥柱。医院的业务基本都是靠这批人撑着,压力是最大的,但也是赚钱的黄金时间。

如果要跳槽,建议选择在这个时间段,这是你能收获职业生涯较高收入的年龄,如果有好的机会,不妨可以考虑。

如果此时学术上还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,建议就不要为难自己了。医院里年轻人已经成长起来,脏活累活可以交接给他们。不妨到专业学会里弄个主委,或者到处跑跑当专家。

如果有本钱的,可以开个不错的价钱在知名医院里挂个名;如果本钱不大或者没本钱的,那也没关系,大把民营医院愿意接盘。

总而言之,尽量找个高起点的大医院工作,职业生涯初期先把“跳槽”两个字从脑子里删除,做好卧薪尝胆的准备。在积累经验和能力的同时,有培训、进修等机会,千万要抓住。

职业生涯的中后期就是医生的黄金收获季,想跳槽的话,这两个阶段都没问题,区别只在于中期拼体力,后期拼名气。

损失考量篇

未虑胜,先虑败。根据谨慎原则,如果选择跳槽,作为医生的你首先要明确自己肯定会失去那些东西,然后才谈得上规划未来。

医信邦认为,这或许是医生跳槽时最大的损失。信任是一种体系化的无形资产,一旦跳槽,你在原医院多年辛苦建立的信任体系必须推倒重建。

在新医院,别人都不了解你,你的医德人品、诊疗能力、手术水平,全都需要通过无数细节的测试重新展示给他人,以建立新的信任体系,至少需要一年的工夫。

在原单位,你了解所有的办事渠道、方法和关键人物,清楚同事的背景、能力,甚至是血型星座,因此你能很自在融洽地工作和生活。

但是在新医院,除了介绍你来的人,你再没有熟悉的人,你对所有人际关系和工作流程都不熟悉,一切从零开始。

中国绝大多数患者都是“只认庙门,不认菩萨”,再大牌的医生,离开了所供职的公立医院,愿意忠心追随的患者都是寥寥无几,就因为你的名字前再也挂不上某某医院的头衔。

张强医生从邵逸夫医院刚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个知名大夫了,但刚刚跳槽出来时,也经历过几个月没有病人的时候。他给每个人打电话去拉病人,但大部分都被婉言谢绝了,就因为他不再是邵逸夫的张强。

从公立医院跳槽,个人品牌受损是必然的,有时甚至是永久的。

跳槽以后,再没有同行们在学术会议上众星捧月般的奉承,再没有医药代表前赴后继孝子贤孙样的守候,职称评选变得异常困难,在专业学会的重要头衔也从此和你无缘。

当你不再是某某医院的某某时,你就是个无名氏,你能承受甚至习惯摘下单位的名号后的失落和孤独吗?除非你跳槽的是一个更NB的地方,否则过去的很多东西都会随风而去。

目标选择篇

深思熟虑之后,如果你认为自己能够承受以上的损失,并且有决心再开创一篇新天地,那么恭喜你,接下来你就只需要选择合适的跳槽目标了。

这一步也不能轻视,到底是跳到千里马的金马槽,还是跳进无底深坑,你需要火眼金睛。

请重点考虑以下这些因素,它们能助你避开大部分“陷阱”。

品牌比较好的医院,能够减少跳槽的损失,起码是社会资源的损失,对外毕竟意味着你人往高处走了。

老牌的医院看看它既往医疗事故是否频繁发生,是否经常打官司、赔钱。看它有几个强势的专科,在当地是否能处于垄断地位,是否在全国甚至国际上能排得上号?患者的口碑如何?

新的医院要看投资方是否可靠,政府是否支持,证照是否齐全,一些特别的执照是在办理过程中还是已经拿下来了?医保能接入吗?外省市的医保是否也能报销?

如果你有志在学术上有所进展,跳槽的考察因素就决不能少了这一点。

新医院的科室主任是否够厉害?每年的科研投入有多少,自己是否有机会成为学科带头人的嫡系?未来进修和评职称不会被排挤?未来是否还有上升空间?

更进一步的,是否有比较好的科研平台,比如有个实验室,或者能拿到什么科研基金,是否有国际一流资源合作平台。能够做访问学者或者进修。如果可能尽量搭上一个医学院,在教职体系同时弄个教授序列。

基本薪水能否涨30%以上,绩效奖金能大幅度提高。能否明面上所有收入和以前灰色收入加起来差不多。如果明面收入就能养家生活,没人愿意惦记灰色收入的。

补贴种类是否丰富?每年的体检是否能保障?是否有医保,是否能覆盖到子女和父母?手术室里是否有免费的餐食?停车位是否能保障?年假时间是否能保障?带薪进修和学术交流是否医院支持?

领导团队是刚上任的还是马上要卸任的?职能部室是否功能齐全人员又精炼?省得前线拼死拼活都是给官僚打工。

是否有成熟的运营体系?是否有专业团队帮助做运营,不要让临床人员去关心自己的工作量去算奖金?制度是否透明?是否少有潜规则?文化是否简单?

除此之外,交通位置、医院设备、值班休息环境等也都是可以考量的因素,当然这些都是小问题,但如果在意细节的话,也不妨先观察仔细。

别样风景篇

许多人都说医生是一辈子的职业,一旦选择,这辈子都没法转行了。

果真是这样?NO!如果做医生做烦了,不想再坐诊、再拿手术刀,有的是别样风景等着你。

医学继续教育(CME)这个行当是一块不小的蛋糕,不仅如此,它还持续在增长和扩张。在美国,CME行业每年就能产生超过20亿美元的销售额,2016年当年的销售额更是超过了26亿。

国内的CME行业也差不多,同样能给医生提供“帮助药企办会”“撰写会议发布内容”这样的工作。至于每年咱们有多少会……大家都懂。

此外,不完全依托药企的CME也存在,比如职称培训、学分培训,甚至执照考试教育、医学院考研教育等也包括在广义的CME当中。

医疗信息化是我国医改的重要内容,但既懂计算机,又了解临床医疗知识,熟悉医疗流程的专业人才几乎是凤毛麟角。

别的不说,关于医院的电子病历系统,抱怨声直到如今都是不绝于耳的,有时候是因为系统和具体的临床工作不合。这就需要懂临床的医生来指导系统的设计思路和检验设计细节。

如果是你在计算机方面有专长的医生,那么恭喜你,轻轻轻松的百万年薪绝对不是梦。

随着新医改的发展,市场化的医疗保险业务也越来越多,市场也越来越大。

有不少医生抵触去做这个,认为自己在帮坏人工作。前不久还有医生在微博上表示,帮保险公司减少患者理赔金额心理上过不去。

但反过来想为,从事这项职业的医生也是帮助医疗体系减少过度医疗,提高医疗保险的质量,让社会资源能更多地倾注在需要帮助的患者身上。

不需要自己耗费多大精力,大公司一般都有很多资源和渠道,比如它能够连接医院—政府—医保。

对于有野心的医生来说,大咨询公司能提供他们解决问题的平台和领导团队的经验,但是坏处是经常加班,经常出差。

这类公司一般直接招刚出医学院的医生,不过偶尔也招处于事业中期的医生,但是进入咨询业大公司的医生需要改变职业观念以适应行业需求。

当然还有很多门路,比如进药企、做医疗机构的管理岗位、加入医务科、尝试医学写作、当老师、进入公共卫生领域、去医疗服务公司工作、加盟医疗器械公司等,都是医生可以转职的选择。

对这些工作进行比较毫无意义,除了薪资收入,个人兴趣、职业特征、家庭等都可能成为影响医生决定的因素。医信邦认为,只要愿意尝试,又是对帮助自己和他人都有利的工作,都是份值得投身的好工作。


评价


    未有该文章评论,快来抢沙发~~

    登录后才可评价!

    评价一下:
    250个字以内
    咨询疾病问题,请到我们专家问答平台!

上一篇:染色、抗癌?关于柚子的四个真相

下一篇:菜鸟医生怎么生存下去呢

返回顶部